首頁 > 內鄉文化 > 文物古跡

文物古跡

內鄉政府門戶網站  www.13331979.com   2017-09-25 15:25:56   來源:內鄉縣政府

文物古跡

1、銅(斝)

商代盛酒行裸禮之器,兼可溫酒。為高體分段平底式,器體較寬而高,圓形侈口,沿上雙柱呈帽形,沿下有一殘口,器壁厚實呈斜西,腹下鼓起,底向下鼓出,三足呈丁字形,腹中間有一把手,器表飾饕餮乳釘紋。通高33厘米,口徑18厘米。

2、銅(甗)

西周蒸飯器,全器分上下兩部分,上體用以盛米,稱為甑,下體為鬲,用以煮水,中間的箅通汽以蒸于甑。為圓形侈口,沿上豎兩耳,腹下收;下部為袋狀鬲,三足殘。器表大部素面,沿下飾一周弦紋,下部飾“∧”形斜條紋。器內壁有銘文,共八字“錄子艅作父已寶彝”,其意是錄子艅(人名)為紀念自己的父親而做的“寶彝”。作為早期有銘文的青銅器,內鄉尚屬首例。該器物通高35厘米,口徑25厘米。

3、玉壁

戰國時期的出土文物。《考工記·玉人》:“好,壁孔也。”《爾雅》曰:“肉倍好,謂之壁;好倍肉,謂之璦;肉倍者一,為之環。”“肉”即壁外框,“好”即中央圓孔;中央孔大的為壁,孔小的為璦,而環則易區別。內鄉出土的這塊戰國玉壁,兩面均飾蝌蚪紋。直徑16厘米,厚0.5厘米。

4、漢代畫像磚

1992年征集,其畫像既反映了墓主人生前的真實生活寫照,又再現了漢代圍場狩獵射殺的生動局面。畫像磚為大型空心磚,長112厘米,寬26厘米,厚12厘米。畫像下部圖案為飛馳的車騎自左向右依次向圍場的樓閣式闕門行進,前排騎士已進入闕門內,兩個守門之人跪地叩首迎接;上部圖案顯示出進入圍場的騎士已拉滿弓箭,射向正在驚嚇奔跑中的梅花鹿。這幅戰馬奔騰嘶鳴,喊殺震天,小鹿難逃圍獵的畫像,構思惟妙惟肖,形態生動逼真,反映了漢代藝術的博大精湛。

5、漢代畫像石

漢代畫像石是漢代墓葬的主要建筑材料,其質地有青色的石灰巖和紅色砂質頁巖兩種。它的產生與兩漢時期所處的政治、經濟位置有著密切的聯系,也與當時統治階級的厚葬有著深刻的淵源。目前所收藏的漢畫石有:鼓樂百戰、墓門、門枕、門眉等,內容豐富,題材廣泛。其中墓門為紅色頁巖,淺浮雕,上為白虎,腳踏鋪首,鋪首銜環與下部斜條幾何紋相連,上下組成一幅完整的圖案,高144厘米,寬66厘米,厚9厘米。

6、元代桌案

桌案為木質,呈長方形,桌面西端凸起呈圈軸狀。長2.7米,寬0.7米,高1.17米。正面兩腿雕刻紋飾為魚龍變化,兩腿之間的長方形包框內透雕圖案已不清晰。從雕刻的圖案上看,刻工簡樸粗狂,線條流暢大方。同時,從所刻文字中也不難看出,該桌案是顯圣廟(今內鄉縣王店鎮顯圣廟村所在地)西的一家農戶,為保“家眷清吉,六畜平安,田疇豐稔”而捐給顯圣廟的一個香案。該桌案雖經歷了六百多年的風風雨雨,除下部蟲蛀較殘外,共上部保存尚好。

7、明代銅佛像

明代銅佛像為一半身菩薩像,從整個造型上看,為明代所鑄。銅像呈打坐誦經狀,頭頂僧帽的正面有三個相同的小佛像,亦呈打坐誦經狀,像的正面刻畫細膩,形態逼真,惟妙惟肖,衣袖寬大遮體,線條流暢,兩手自然抬起,兩手相合,拇指、食指豎立向上,后三指自然彎曲,面部神態自若。像的背部和下部較殘,用磚砌成須彌座予以加固。像高1.5米,體寬0.89米。

8、“典重引年”匾

“典重引年”匾為一方木質匾額,它不僅是研究清代縣官官銜、品級、考核、獎勵等制度的實物資料,而且對鑒賞、考證舊時官吏贈匾的款式,有極高的文物價值。此匾長2.01米,寬0.86米,原為紅底金字,主題內容“典重引年”為行楷,汪浮雕,上下款為楷書、陽刻。匾正中上方恭書“皇恩”二字,全文讀作“皇恩特授內鄉縣正堂加分府銜加五級記錄十次胡峋,為鄉耆辛昭立‘典重引年’,大清嘉慶五年(1800年)十二月十五日吉旦”。查清同治《內鄉通考·職官考》,胡峋為清代內鄉縣第57任知縣,并為之立有小傳,寫有評論:“胡峋,山西山陰人,嘉慶元年(1796年)任內鄉知縣。時楚中教匪齊二寡婦竄入南陽境界,兵馬絡驛過內鄉,嘉慶二年(1797年)滋擾更甚,峋周旋其間,保全殊多,去時百姓送之郊外。”《論曰》:“官以有功德于民為賢,胡峋當兵亂之時,保全危城,其功德豈可沒哉”。匾文中,皇恩,表示對皇帝的敬重;“內鄉縣正堂”是胡峋作為內鄉知縣的代稱;分府銜,是胡峋的品級,相當于知府佐貳官同知的級別,是正五品官;加五級記錄十次,為胡峋在考核時有十項政績,給予加五級的獎勵。“典重”指皇帝的恩典重,“引年”是舊時官員退休的雅稱;“鄉耆”為鄉間有名望的老人或已退休歸里的官員,《典》匾就是知縣胡峋為辛昭受皇帝賞賜而榮歸故里后所送的匾額。

9、“西帶丹江”城門石匾

“西帶丹江”城門石匾為現存內鄉縣衙的主持建設者、正五品知縣章炳燾(浙江紹興人)唯一留存的一塊完整的書法真跡。光緒二十三年(1897年)內鄉知縣章炳燾改縣城四關城門匾額,并親書“東鄰宛鎮”、“南矚荊襄”、“西帶丹江”、“北摟嵩邙”。現僅存西門“西帶丹江”匾額。該石匾長1.7米,寬0.66米,厚0.16米。整匾字跡為陰刻,楷書體,端莊凝重。主題內容“西帶丹江”,用在西城門外,意為丹江像一條帶子環繞著內鄉。上款刻“光緒丁酉”(即光緒二十三年,1897年),下款刻“章炳燾書”,匾文字跡清晰可見,毫無損傷。

10、匪類墩

1995年在修復縣衙獄房時,出土有一塊方柱形青石,高63厘米,寬34厘米,厚33厘米,正面偏左處刻有“匪類墩”三個大字,右側中間處有一約5厘米的圓孔為鐵鏈的穿孔,石重約200余斤。“匪類墩”顧名思義,是鎖禁命盜人犯的專用器具。舊時衙門捕捉人犯,先羈押在班房待審,人犯捉來之后,特別是命盜人犯反抗力強,必須用鐵鏈拴綁于石,使他不能脫逃。有時外來過境押解犯人,路宿內鄉,沒地方關押,也可鎖于匪類墩,不管盛夏嚴冬,均是如此。

11、《三院禁約》碑

1985年在內鄉菊潭公園出土,碑首刻“三院禁約”四個大字,故稱“三院禁約碑”,按碑文中標明的位置,放于內鄉縣衙“門首之左”。該碑高2.96米,寬0.91米,圓首,碑文為楷書,計有1000余字,為明萬歷三十九年(1611年)內鄉知縣易三才和縣丞席講、主簿聶現、典史吳道光四位職官,為減輕人民負擔、禁止吃喝侈靡之風,向上級三個部門的監察官呈文,禁革而得到準許而立的法規性碑刻。明末,朝政腐敗,官場里侈靡之風盛行,接待三級官員的地方驛館,由于裨官的猖詐,強行索要飯菜、夫役,造成地方驛館疲困不堪。萬歷三十九年三月二十日,知縣易三才等官聯名,向上級陳述其過境官員“吃喝風”泛濫等腐敗現象,并擬定三條禁令和一條關于過境官員乘馬坐轎、飯菜供應的具體規定,以及違犯這些禁約的處罰辦法,從而得到了上級三位監察官員的贊同,命刊刻榜文,立于公署門首之左,常川曉喻,永為遵守。《三院禁約》碑距今已有近400年的歷史,其中規定的“如有特殊外索者,該驛飛報西院究治”,“如違,許該驛經稟本官究治,如此,則可以作驛官敢言正氣。”禁約旨在整治侈靡之風,提倡小官敢于告發大官官邪的正義行為,因此,《三院禁約》碑可謂整治吃喝的一面歷史鑒鏡。


分享:
腾讯分分彩官网下载